美国最有良心老板大翻车!自砍百万年薪补贴员工却PUA雇员性侵多位女性

原标题:美国最有良心老板大翻车!自砍百万年薪补贴员工,却PUA雇员性侵多位女性

7年前的4月13日,坐标美国西雅图,为小商户提供信用卡支付处理服务的金融公司Gravity Payments,它的CEO丹·普莱斯Dan Price,在一次例会上向员工宣布,将公司的最低年薪从人均不到五万美元,提到人均7万美元以上。

为了平衡公司收支,丹更宣布将自己的110万美元年薪降薪到7万美元,用剩下的薪水补贴当时的120名员工。

他表示,这种方式将持续到加薪后的年盈利超出这个数目,直到那时,自己都和大家一样拿最低的7万美元年薪。

据丹自己口述,主动降薪补贴员工年薪的初衷,是因为看到身边的朋友经常为了生计一筹莫展,也得知一些员工需要通过兼职的方式补贴家用,非常辛苦。

报告发现,一位美国的社会人士,年收入超过7.5万美元时(约51万人民币),能收获最大的快乐。

与此同时,随着收入增多,人们并不会变得更快乐,但如果收入降低,身心状况都会受到显著的负面影响。

除了被这份研究影响,丹自己也是位在美国主流社会相当格格不入的“资本家”。

他不止一次喷过各大公司的CEO年薪拿太高,贫富差距太大,员工们经常面临裁员风险,一辈子都得租房子生不起孩子的情况。

他坚定地推行着自己的管理方式:“把钱投资给员工,不裁员,提高收入,这样会换来更大收益”。

这个新闻在当时的美国闹得沸沸扬扬,丹一举成名,被数家大媒体报道,登上了企业家相关杂志的封面,收获无数赞扬。

总统竞选人伯尼·桑德斯评价他:“在我们这个处于极大贫富差距和不公的国家,普莱斯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值得学习的生动一课。”

2020年疫情爆发后,丹撰文表示,他和员工们力挽狂澜,自己降薪为零,员工们降薪5%到100%,挺过了艰难的第一季度,并在几个月后超过了前一年的同期收入,一个员工都没有裁掉,堪称奇迹。

去年,庆祝宣布降薪的第六个纪念日时,丹表示,过去六年公司的收入翻了3倍,有能力买房的员工增加了十倍。这个新闻又让他火了一把,吸引了不少网友注意。

看到这,大家肯定会想,这样一位好老板,也太酷了吧?反其道而行,还实打实给出了那么亮眼的成绩。

可也是这样一位另类的CEO,竟然在本周宣布辞职了。他在公告里表示,自己现在影响了公司,将会花时间处理最近对他的各种“无端虚假的指控”。

什么指控?丹在过去17年,家暴前妻,通过自己的人设、名气和影响力接近十几位女性,被受害女性称为“性掠夺者”。

还有报道称,他为了推广公司,撒谎夸大自己的降薪管理模式,数位前任员工在离职后曝光他极其情绪化暴躁,和社交媒体上呈现的是两幅面孔。

17年里,为了压下这些指控,丹动用自己的钱权和公关手段,挡过了一次又一次受害者的声讨。这一次,他也许挡不住了。

2005年,他和小一岁的妻子克里斯蒂结婚。这段婚姻持续了7年,2012年两人离婚。克里斯蒂亲历了丹从毛头创业小子到小有成就商人的全部历程。

两人早期的照片没有曝光,2015年4月丹因为降薪新闻火遍美国时,克里斯蒂默默做着自己的博客工作。

直到这一年10月,她出席肯塔基大学举办的一个演讲活动,讲述了私人日记里的一段被家暴的痛苦经历:

他暴揍了我的肚子,扇我的耳光…我有一次把自己锁在车里,生怕他会像上次一样我把摔到地上,或者在楼上卫生间对我再一次‘水刑’(注:指脸部被湿毛巾盖住,容易致人溺毙)。”

讲述这些惊悚回忆时,克里斯蒂没有指出施暴者的姓名,只说是自己的前夫。根据相关记录,她只结过一次婚,前夫恰是丹·普莱斯。

2015年,社交媒体已经非常发达,但为什么克里斯蒂的控诉没有被更多的人看到呢?

因为丹得知消息后,立刻让自己的公关Ryan Pirkle去公关了肯塔基大学和演讲网站,强势声明克里斯蒂是诽谤,要求下架删除所有相关内容不得曝光。

与此同时,丹在公司开了通气会:“我俩结婚时她有段时间精神有问题,很疯,我会‘抑制’一下她,但确实做得不太对。”

丹最终因为“疯前妻”的演讲损失了一份价值50万美元的自传合同,以及好莱坞某知名演艺公司的合作。

然而,视频删除,负面舆论被控制,他在接下来的7年里,通过在社交媒体上的不断自推,再加上经常发些让社畜和小老板们有共鸣的推文,名气越来越大,也为公司拉来了更多的曝光和客户。

2016年,丹发推公开了员工们为了“报答”他,送了他一辆特斯拉的推文和视频,感动落泪。

但本周媒体曝光前员工们的口述,“报答送车”其实是丹和公关团队自己的主意,属于自导自演。

实际上,丹的推特一直由写手运营。他的写手,是曾有因为性骚扰女记者的前《西雅图时报》的男记者Mike Rosenberg。

也就是说,那些直戳社畜、少数族裔、女性和少数性团体的推文,其实来自于一个有过性犯罪历史的男人,有点讽刺。

“2021年1月12日:一位男总统因为输了就煽动暴徒冲击国会。我再也不想听人说‘女人太情绪化’当不了总统。”

前妻不是唯一跟丹有糟糕过往的身边人,同样在2015年,当初给他投资的亲哥卢卡斯将他告上法庭,认为丹的年薪过高,并且乱用公司账户的钱,损害了哥哥的利益。

事实是,这个诉讼在丹宣布降薪前哥哥就已经准备好,但丹的律师团队从容应战,公关公司模糊变更时间线,营造出了“因为我降薪,哥哥不高兴”的舆论氛围。

第二年,兄弟俩的官司以丹获胜告终,而丹在社交媒体上称和哥哥握手言和,一派祥和气氛。

(2018年,公司处理的信用卡支付总额达到了102亿美元。2022年,员工的最低年薪提到了8万美元。)

主动降薪惹到亲哥,最后又和哥哥和好的优秀“资本家”,丹靠着这个人设,又一次占到了舆论的好位置。这样的好位置,让丹从之前险因“家暴前妻”的翻车情况逃出。

他单身多金对弱者富有同理心的形象越来越深入人心,似乎给他接下来几年“捕猎”女性行了巨大的方便。

从事模特工作的Kacie Margis凯希·玛吉斯,2020年和丹有了交集。

情人节时,她从朋友的转发里看到丹的推文,给他点了赞,不久就收到了对方祝她情人节快乐的私信。

因为不认识对方,她没有回复,直到2021年1月,看到朋友又转发他的推文后,凯希回复了丹,两人开始聊天。

丹主动去加州圣地亚哥和她线下见面,后来又给她买机票飞到西雅图,刚开始相处就已经像情侣一样。

但随着交往的深入,丹喜怒无常的情绪化性格开始显现。2021年4月,交往三个月后,凯希和丹去了加州棕榈泉远足度假。

凯希回忆,丹随时都在刷推特,还发了最前面说的庆祝降薪6周年的推文,收获了十几万赞。

第二天早晨,丹以自己要接工作电话的理由,命令凯希去房间外等候。她穿着比基尼披着浴巾,被锁在门外,一等就是数小时。

后来丹打完电话开门后亲了亲她,没说抱歉,还抱怨凯希不懂他,吹嘘自己“在这个世界当我这样一个聪明人实在是太难了。”

心情沮丧的凯希回到房间,吃了辅助睡眠的东西后继续睡了。这时,丹进到房间要求发生关系,凯希拒绝。

半梦半醒时,她被性侵了,可因为担心触怒对方她继续装睡:“我怕我那时强烈拒绝的话会被杀。”

丹结束后,凯希隔了一会儿才敢起床去卫生间收拾,回来后问对方:“你刚刚侵犯我了吗?”丹断然否认,凯希恐惧颤抖,无法说话。

酒店的前台经理后来对警察说,丹独自一人来到前台要求开一个新房间:“因为女朋友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不舒服睡着了,我还是单独开一个房间好了。”

第三天早晨,凯希趁着丹不注意逃跑了。她通知了当时发短信的朋友,保存好内衣和相关证据,报了警。

凯希的母亲,亲自开车带女儿去诊所验了伤,凯希说:“我当时想的就是‘反击’。”

报警后两天,凯希在社交媒体上联络了丹的前妻克里斯蒂:“希望我的联络没有打扰到你,我被丹性侵了,我相信你2015年时说过的所有对他的指控。”

收到私信的克里斯蒂没有感到意外,因为过去十几年,凯希不是第一个因为和丹有过不愉快经历的女人。

联络上后,克里斯蒂将凯希介绍给了一位名叫Doug Forbes道格·福布斯的纪录片博主。

这位纪录片博主,常年关注丹的动态,写过许多扒皮揭露他的文章,尤其是他利用自己的钱权影响力,勾搭欺骗性侵女性的糟糕故事。这一次也不例外,他将凯希的名字隐去,公开了丹性侵的事情。

据博主透露,十几位女性被丹在社交媒体上用相似的方式联络上后,都会要求线下见面。这些女性里,有凯希这样的模特,也有西雅图当地的健身教练,大学刚毕业的艺术学生等等。

一位健身教练回忆,2020年12月,丹和她第三次约会时要求发生关系时,教练发现丹竟然拿着手机悄悄录影。另外三位匿名受害者也对记者表示,丹对她们做过同样的事情。

还有一位前女友说,丹会通过社交媒体“捕猎”年轻姑娘,邀请她们去自己的游艇上玩:“我觉得自己就像管理后宫的妈妈。”

这位前女友还补充:“他曾经两次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,和我发生关系。如果我们吵架,他会测我因为生气加速的心跳,然后对比他自己很平稳的脉搏,说我‘不理智’。”

家暴前妻、性侵女友、捕猎女性、女伴,受害女性逐渐联系到彼此,甚至凯希都已经报警准备告他的情况下,丹是如何应对的呢?

2021年4月,凯希报警后,丹回到公司,和员工们解释了情况,说自己会全力反击,控告都是子虚乌有。

然而,今年1月,丹又在社交媒体上私信一位24岁的艺术学生谢尔比·海恩。他赞美她的绘画作品,炫耀自己接受各种访问的视频链接。

后来,她搜索对方信息时,看到了前面说的,纪录片导演扒皮他的各种文章:“我当时在想,这是恨他的黑粉专门开的博客吗?”但她没有过多在意。

因为想推广自己的艺术,谢尔比和男友商量后,接受丹的邀约,和他简单吃个晚饭联络一下。谢尔比表示,她和男友猜到丹可能动机不纯,但为了职业发展,还是决定见一见。

晚饭时一切都还正常,可吃完准备离开时,姑娘手机上的打车软件没法使用。因为天气寒冷,丹提议去车上等她重新下载。

刚坐上车,丹开始动手动脚:“他掐住我的脖子,我挣扎了一会儿他才放手。拒绝后,他性情大变。”

谢尔比立刻联络男友来救命,与此同时,烂醉的丹开着车狂奔至一处停车场。停下车后,丹再次袭击了谢尔比,狠狠地掐了她的脖子。

之后,因为太醉,丹爬到后座呼呼大睡,这时男友赶到,姑娘这才脱险。谢尔比成功逃走后,立刻给正好是犯罪辩护律师的父亲打电话。在爸爸的指点下,她报了警。

5月31日,丹远程出庭,检察官撤销了试图性侵的罪名,保留了另外两项,将在今年10月开始正式审判。

而这周,棕榈泉警署递交了模特凯希被性侵一案的文件,建议以罪将丹提告,目前检察官还没正式接手。

2021年4月性侵凯希,2022年1月袭击谢尔比,等待调查结果的这一年多时间,丹依旧没有停更推特,各种鸡汤还是发的很带劲,点赞数很可观。

“如果你给的薪水太低没人愿意为你工作,听上去是生意有问题,而不是员工的问题。”

本周,丹过往的糟糕历史被各大媒体报道后,他在推上宣布辞职,并说自己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云云。

同时,他还转发了网友赞扬他主动降薪七年来的正面影响,并附上:“我对我们做的事情感到骄傲。”

“每次出现一个富有远见,做了不寻常事情改变原有现状的人,总有些力量密谋要扳倒他们。丹,保重。”

“真可惜,因为我教过我的七年级学生们你和你为公司做的事,然后现在出来的东西都是这些指控,让孩子们好困惑。

“你激励了我很多,谢谢你,我以后也会这么做。我爸爸的小公司,大家都是股东。

从疫情开始,我妈妈也是这么处理她农场的生意的。我们讨论时都共享着你的理念和工作方式。”

线年后,遭遇竞争对手的构陷,或是触到高人的利益后被搞的吗?看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,毕竟丹确实喷过很多公司大佬。

但从前妻到模特女友,再到社交媒体上认识的这么多女性和她们的经历,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。

前妻克里斯蒂在丹宣布辞职后发推:“没人欠这个世界一个关于她们痛苦的故事,能活着都真的知足了。我知道一而再再而三讲述真相要付出的代价,谢谢讲出她们故事的人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